相聚在梧桐树下

如果您需要了解前海股权交易中心任何情况,您可以在这里获得我们专业而亲切的服务。

勤智资本携“院士级”硬科技阵营参与“新模式 · 新生态”创投高峰论坛
     阅读数:964      日期:2016/10/31

勤智资本在探索设立适应双创时代的创投基金实践中,对现有的创投基金模式进行了创新升级,形成了独特的“高科技研发团队+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社会资本”的投资模式。一方面,政府资金的进入,给予早期项目充分的支持和保障;另一方面,利用社会资本帮助研究成果尽快产业化,促进科技与产业的紧密融合,实现让资本回归产业的目标,落实国家产业转型与升级战略。


专注于投资高技术壁垒项目的勤智资本总裁汤大杰博士分享了特有创投新模式,并将展示其在生物医药和海洋两个新兴产业领域的创投界罕见的投资、服务于院士项目阵营的能力。同时两个领域的代表——罗兹曼(美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转化医学研究院周国瑛院长和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侯保荣院士也来到论坛,与业界分享“产融结合”的经验与心得。


以下是汤大杰博士演讲实录:




各位领导,大家好。

   

今天真的非常荣幸,我们在这里共同见证一个历史性的时刻。这样讲,并不是因为胡总是我的领导,我们在座的各位很多都是做创投的同行,我们知道创投跟流水线作业非常象,“募、投、管、退“,四道环节缺一不可。当前退出通道不畅,我们最纠心的是在现有市场体制下投资如何变现的问题。

   

今天这个平台的建设,将来深圳政府还可能为其输入流动性。我不知道各位怎么想,从我个人来看,这将具有潜在的历史意义。若干年回过头来想这个事情,我们会很骄傲的告诉我们的同事,当年我们目睹了今天这个时刻,所以非常荣幸。

 

退出很重要,和退出同样重要的是要投到好企业。有这样一句诗“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创新“就是投资的源头活水。今天是“双创”,我们讲创新,但是日常投资的业务里面碰到的大部分创新都不是真正的创新。技术创新是一件痛苦的事,所以好多人乐于追逐模式创新。我也经常参加各种创业大赛,很多创业者一上来动不动就是“平台”或者“入口”,我一听到这个基本上就走开了,这种创新90%基本上是死定的。

   

现在太少的人真正在做技术创新的事。为什么?技术创新太辛苦了!模式创新也能跑出一些企业,但对其价值我个人不认同。真正对咱们的产业发展产生推动作用的是技术创新,因为太苦,大部分人不愿去顾及。勤智资本成立以来一直在做一个事,就是寻找真正能对产业变革产生影响的技术创新的项目。

   

由于时间问题,我就简单讲一下,过去一年里,实际上应该讲在过去的三年里,我跟后面要上台演讲的周国瑛教授以及芝加哥大学罗兹曼教授团队成员一直有深入沟通。我个人判断,未来十年,深圳的新兴支柱产业应该是生物医药。三年前我有幸接触罗兹曼院士和周国瑛教授,我说你们投资你们的智慧,我投资我的未来,我们一起来创业吧!我们精心设计了“高科技研发团队+政府基金+社会资本”共同创业的模式, 这个模式基于以下四点:一个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我跟周教授讲,你不要把时间花在找钱上,因为找钱我比你专业,但是肿瘤领域的科研你比我专业,我们两个分工,你需要多少钱我帮你找多少钱,你把项目做好。二是我跟政府有关部门协调,政府和市场做好各自的定位,政府的资助就在平台做,所以我们成立了罗兹曼转化医学研究院,把政府财政性资助用于项目孵化。项目一旦成熟,就成立公司,社会资本就以基金方式导入进来,把市场的资本跟政府的引导基金结合,这种结合在我们这个项目上展现的比较好。三是我们要以市场的力量实现科学家的情怀。我们设立基金不是所有的钱都要,这个基金设立的时候好多资本追逐,但是我在里面精挑细选,比如说我们1000多万的份额里面,就有上市公司的高管以个人名义投进来,他们把钱投进来以后就会经常关心和帮助我们这个项目。另外有一个想法,过往生物医药的项目绝大部分被国际大药厂收购了,收购去不是生产,他藏起来,以避免对他类似产品造成冲击,防御性收购,我们觉得这对科研团队、对人类是一个浪费。所以,我们一定要把国内的上市公司引进来,因为国内现在不缺钱。希望我们将来投资的项目不一定非得卖给国际大公司,即便给出的价高,但是我们希望卖给国内的这些产业,真正的实现我们科学家团队的情怀和社会价值。四是我们在管理模式的创新,我们很多大牌创投机构都有很多行业专家,但是缺少真正的“业内人士”,就是真正透彻理解行业、同时能够调动行业资源的一些人。我们讲募投管退,管理和服务能力是真正衡量团队的能力所在。但是市场上大部分机构基本上没有服务能力,我们自己这种能力也是不足的,所以我们把研发团队一起加入基金管理团队,把研发、产业化及基金管理融为整体,这就是我们模式创新所在。我们现在也想如法炮制,把这个模式移植的海洋产业,在海工、防腐材料、海洋生物医药等领域做些布局。具体怎么做,后面两位专家会给大家做介绍,我就简单做一个开场白。

   

谢谢大家!


以下是周国瑛教授演讲实录:




各位好,今天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合,我过去都是做科研报告,而今天这个场合听众都是投资界的老前辈们,我是在投资界的大佬面前在讲我们的科学。当我们整个团队来深圳创业的时候,虽然有艰苦、有眼泪,但是我们更想强调的是我们的阳光和情怀。   


为什么我要这么说呢?事实上,我们整个团队是2014年中旬的时候过来的,当时我们在深圳一个人都不认识,直接就冲到了深圳市发改委。我们从海外回来,为什么选择在深圳创业?实际上我自己是上海人,出国十五年,回来的时候很多朋友都说你为什么不回上海。很简单,因为深圳这个地方是我们创新创业的一个热土。我们来了以后,又碰到深圳市政府在做国际生物谷这么一个大的热潮,所以我们很快就融入到生物谷。我们同生物谷一起成长,真是一条充满阳光和情怀的道路。


这是我们整个园区的鸟瞰图(见PPT)。


我更想跟大家介绍的是,当我们说创新、创业,很多人会认为那是年轻人的事,那是我儿子这个年龄的事,或是这些院士们回来,是他们第三代人的事。是这样吗?我认为在生物医药行业,创新和创业离不开很多很多年的积累。    


我们这个团队是美国院士团队,我们回来的时候一直强调,请你不要在中国强调我们院士的地位,我们更看重的是我们目前在做什么。如果今天没有成果产出,我们即使是院士又算什么呢?所以这些院士是在科研生物医药领域战斗在一线的人,他们是每天都在实验室工作的人。我们整个团队覆盖的领域是两大块,肿瘤领域和重大感染疾病的领域,这是我们罗兹曼研究院刚刚设立的时候第一批引进的院士团队和他们的项目。    


今天我跟大家非常简单的介绍一下,虽然今天来的很多不是我们医药界的同行,但是您知道:在整个生物医药领域里面,肿瘤领域和重大感染疾病的领域,不仅是全世界,也是我们中国“十三五”医药创新的重点项目。您要是看到“十三五”列出来的十个重大领域,这两个是排在前五位的。我们整个院士团队覆盖的项目当中有病毒性感染、细菌性感染,当然还有更主要的肿瘤研究。这是第一批进来的六个大的项目(见PPT)。    


我们研究院在深圳落地的时候,事实上人们很多时候在质疑,你过来是不是还是做你的基础理论研究?我们之所以跑到深圳来,事实上我们是借用深圳这个大的平台,我们希望把国外当前最高领域的机制拿到中国来,我们把世界一流的专利引进到中国来,我们也把世界一流团队引进到中国来,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在国内做自己的自主研发。当这个产品一旦成熟,我们就会成立项目公司。目前这个研究院虽然从2015年1月23号成立,但是已经有两个成熟的项目落地,已经成立了项目公司。第一个公司也是我自己的,做的是溶瘤病毒。在座的大概已经听到过很多次,但是这里要强调的是项目本身。还是回到刚刚的话题,医药系统不是今天要创新明天就可以出来的,是罗兹曼院士自己48年的积累,也是我在芝加哥大学15年紧跟着后面科研的积累。目前项目融资的过程当中,我们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是因为我们自己落地以后做了亦诺微这个公司,我们目前拿到三个系列十个产品已经在中试阶段,也顺利完成第一轮融资。刚刚有一个教授说,我们今天在这里是被投的人,我们是来拿钱的人。但是我想跟大家说,正因为这样,我们讲创业路充满阳光的同时,事实上压力也是非常大的。我们的压力不是因为我们拿到了钱,每天等着VC给我们打电话问项目做出来没有,不是这个压力;而是当我们讲到做肿瘤医药的时候,把这个项目带回来的时候,事实上是我们自己的情感和自己的使命给自己压力。很有意思,我做了很多年的技术研究,从我2015年开始转向溶瘤病毒项目的时候,很奇怪,听到很多朋友患肺癌、肝癌去世的。冥冥之中,我们选择这条路的时候是有这个使命感的。我们的压力不是来自钱,是来自自己内部的使命。    


我们的第二个项目,在中国,也是全世界的很大的项目,就是超级细菌,抗生素滥用的时候出来的这么一个项目。这个项目也是芝加哥大学带进来的,完成了前期十多年的研发,所以带来的项目目前在下一步的融资阶段。    


我们在生物医药这个行业做了很多年,完全不懂资本。我刚来深圳的时候见了一些投资人,他们跟我讲尽调,我实际上连尽调都不知道,是从零开始。好在我们有这样的一个平台,经过与勤智资本两年相互的认识、相互的了解,今年年初就构建了这么一个基金,搭了这样一个平台。这个平台的机制要花一点点时间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整个机制是希望建成创新发展的三架马车的平台。这个平台当中,我们的罗兹曼研究院负责项目的研发,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依托勤智资本建立大的转化平台。在这个大的转化平台当中,就像汤总介绍的,我们有科研人员的参与和管理,我们在整个平台当中不只是科研,我们一直学习,把资本引进来,然后让资本顺利退出。汤总说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我不得不说,我从汤总这里偷学了很多技艺。这里面有很多是政府的支持,政府支持科研投资,把整个项目构架搭起来。特别要强调的是社会资本这个平台的构建。我第一次刚来深圳的时候,很多人说,周教授,你们千万不要靠在政府的身上,尤其是医药项目。但是我们以很快的速度就搭了这么一个平台,我今天告诉大家,我们不会靠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我们是靠在科研身上,靠在深圳创新创业的热土上。为什么我们这一群所谓的老外们飘洋过海,甚至有的是携家带口过来的,这些真正的老外来到深圳的时候,尤其是我们罗兹曼院士是带着太太在这里租了房子住下来,就是要落地做这样一件事情的。这样一群人这么多年的科研成果,我们不让他在美国、硅谷和波士顿做转化,因为我们知道这样一场中西方文化的碰撞,我们科研领域的源头创新和产业资本这么大的碰撞,我们一定要让它在深圳发展,因为我们知道只有在这块土地上我们才能缔造出产业领域的巨大成果。    


我们今天讲资本、科研、创新,讲全民创新,但是真正的受益者,我希望不仅仅是我,不是资本,而是我们的百姓。尤其是我们在医药领域这个行业里面,当我们在这里这么多年做下来的时候,我们的目标是,当我们盯着这个项目的时候,希望能够回馈给我们的百姓,回归给在场外和全国各地的百姓们。我们希望医药领域和产业资本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不讲自己,乡亲父老才是真正的受益者,原来我们的情怀在这里,我们的使命也在这里。


谢谢大家。

                                                                                       

以下是侯保荣院士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是侯保荣,来自青岛的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今天能够来这里参加这个会议感到非常高兴。今天,前海股权交易中心创新创投基金转让平台正式启动,为创新创业增添光彩。


本次论坛的主要目的是产业和金融结合。我一直从事海洋腐蚀领域的研究工作。我们国家腐蚀每年要损失2万多亿,由此造成的事故不计其数,为此我选择投身到创业浪潮中,将几十年的科研成果产业化,造福国家。创业不仅需要技术、管理、销售,而且还需要借用资本的力量。


本次会议跟汤大杰博士的团队联系比较紧密,勤智资本也在过程中传达了他们的理念和优秀案例,同时也感受到服务企业的能力和精神。下面介绍一下我的主要工作,我的题目是“突破腐蚀防护领域的关键技术”。

   

创新创业不但是年轻人的事,也是我们自己的事。刚才周女士讲到美国院士是提到一句话——不要去看你的头衔,要看你为国家做什么贡献。我觉得在腐蚀防护领域有很多事情要做,下面讲几个主要的技术。

   

首先,中国工程院对我国的腐蚀状况及控制战略进行研究,在今年6月1号举行了新闻发布会,目的是统计我国腐蚀成本、摸清全国腐蚀状况、总结我国腐蚀问题、提出腐蚀的防护对策、推动腐蚀科技进步、促进防腐产业的发展和加快防腐立法的推进。

   

两院联合发文支持这项工作,有三十多个院士参加了这项活动。这样一个工作分五个大课题,由我们几个院士共同承办。我们有一套从书,顾问委员主任是徐匡迪院士,我们出了三本专著。我们也受到中央电视台采访和报道。调查结果表明,这是涉及国家安全和国计民生的问题。

   

最后一个结论,我们调查的结果,我们国家2014年的腐蚀成本为21000多亿,占国民经济生产总产值的3.34%,相当于每位国民要承担1555元/每年,这个数字是极大的。

   

下面介绍一下我们的复层矿脂包覆防腐技术。这是应用在浪花飞溅区的钢结构和海上风电桩基塔筒和埋地管道、管道补口等诸多设施和领域。我们就把这些短板补齐,延长结构的寿命。这五大类是我们复层矿脂包覆防腐技术解决的。

   

这是我们的国家发明专利,有了国家标准和地方标准,今年5月1号正式实施。我们得到了一些奖项,有了商标,还有ISO认证。我们有严格的标准,这个技术是四层材料来组成。主要组成部分是矿脂防蚀膏和防蚀带和密封的材料组成。最大特点是可带锈施工和带水作业等一系列优点。应用在什么地方?用在浪花飞溅区的钢桩腐蚀,浪花打到,我们解决这个腐蚀问题。(指PPT里的图)这是在日本建了20年的码头完全倒塌了,就是因为腐蚀。根据多年的经验,浪花飞溅区是腐蚀最严重的,我们就解决蓝色这部分腐蚀的问题,就解决这么一个短板。(指PPT里案例)这是我们具体应用的例子,首先在海洋钢结构里面,除了表面的处理,清除表面的附着物,然后涂抹防蚀膏,然缠绕防蚀带,防腐效果可以达到30年以上。

   

我走遍了我们国家所有港口,我们有10万根钢桩,还有1000多万平方米需要做,另外风电领域也有应用前景。这是我们在青岛港完成的例子;这是在舟山完成的例子;这是天津中海油码头完成的例子;这是胜利油田和杭州湾大桥完成的例子;这是丹东华能电场完成的例子,这个例子最重要的结论是:经过四年的冰期,冬天达到零下20多度也没有任何变化;这是江苏盐城。这是我们产生的一些业绩。另外这些是在风电方面的具体应用。

   

除了浪花飞溅区的应用,在桥梁铆钉方面也有应用。如果这个方面无法防范,它锈蚀是非常可怕的。这是我们具体在铆钉施工方面的例子。同时在两个板接触的地方也有很大的应用,这些腐蚀现象都是人们工作当中的一些短板。我们还对防腐技术的效果进行了验证,(指PPT里案例)打开防蚀带和防蚀膏进行检查,这是在青岛检查的结果,打开之后铆钉外壳没有任何变化,防蚀膏和防蚀带也没有任何锈蚀现象发生。这是在舟山的码头打开的结果,也没有任何腐蚀发生。在青岛港液体化工码头,也看到没有任何腐蚀现象发生,所以效果非常好。

   

第二个技术是氧化聚合型包覆防腐技术,我们也得到了国家发明专利和国家标准。也申请了标准,有防伪标志。这个技术主要是防蚀膏、防蚀带和外防护剂等,它可以放到空气里面,耐氧化性能非常好。应用的范围主要是桥梁的拉索上面。(指PPT里案例)这是桥梁拉索的锈蚀的程度,我们国家桥梁拉索腐蚀严重,平均寿命为11.8年。我们换一个拉索其实是非常费工费时的。这是2011年4月12日,新疆一个桥因为拉索断了而产生断裂。这个拉索怎么施工?首先要切除FRP,然后中间进行表面处理,然后涂抹防蚀膏,然后缠绕防蚀带,最后涂抹防蚀剂就可以了。这个技术在国外应用了很多年,我们国家有成千上万的拉索桥梁,平均11.8年的寿命,如果采用这种技术,三十年、四十年不会坏,这将带来多大的发展。

这是螺丝螺母方面的防腐。这是天津的码头,这是汕头电厂,这是储罐边缘板的,这一块腐蚀最厉害,这都是应用的一些例子。另外,焊接部位腐蚀也很厉害,这是大连国际会议中心的现场。法兰腐蚀也是非常严重的,包括桥梁防水罩也要解决这个问题,特别是南方,我们广东是非常典型的,我们这个技术完全可以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剖开检查,看里面的螺栓,用小刀剥开以后,右边的图可以看出,螺丝还是光鲜光亮的。这是青岛高新区的检查结果,完全一样,如果把它打开,螺丝非常亮,所以它的效果是非常好的。这是我们一些应用的具体例子。

   

由于时间关系,就给大家介绍到这里,如果有问题我们会后可以交流。谢谢大家!


  产融结合 · 科技创新   

勤智资本已初步形成强大的获取和投资顶尖高科技项目的实力,已完成对生物医药、大数据底层技术、射频芯片等尖端技术领域的投资布局。同时还将携手罗兹曼国际转化医学研究院,成立了罗兹曼生物医药基金,投向实体溶瘤病毒免疫治疗、耐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抗体疫苗治疗等国际一流生物医药项目,并在今年11月邀请十位生物医学领域的中外院士,开展生物医学产业发展国际峰会。

       

另外,勤智还将成立海洋产业基金,投向海洋防腐、海洋装备、海洋生物医药等高精尖项目,同样也计划在明年邀请十位左右的海洋领域中外院士开展海洋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从获取行业最前沿的技术开始,以资本推动新兴产业的发展。

       

勤智资本以专业的资产甄选能力和强大的资本运作能力,将在中国私募股权市场中探索出一条新路。